圓通香港集運頻道 > 縱論

“百香果女童案”改判死刑,惡性犯罪自首不是“免死牌” | 長城評論

來源: 長城網  伍裏川
2020-12-28 17:29:11
分享:

  長城網特約評論員 伍裏川

  2020年12月28日,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對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再審的原審被告人楊光毅強姦案進行公開宣判:撤銷原二審判決,改判楊光毅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依法報請最高人民法院核准。這一結果,秉持了正義,撫慰了被此前“免死”結果所傷害到的世道人心。

受害女童。圖片來自央視圓通香港集運

  此案又稱“百香果女童案”。2018年10月4日,10歲的廣西欽州靈山縣女童麗麗,在賣完百香果回家的路上,被同村楊光毅強行攔截抱上山,強姦、殺害拋屍山野。欽州中院一審判處楊光毅死刑。楊上訴,2020年3月25日,廣西壯族自治區高院改判楊光毅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受害者家屬無法接受,決定申訴。

  刑罰的意義是懲治犯罪,原則是罪當其罰。而在合法性之外,還有合乎倫理的要求。楊光毅如此兇殘、泯滅人性,卻還能苟活於世,不要説女童的親屬了,即便是社會公眾也難掩憤懣。據報道,楊光毅曾向法庭請求判處自己死刑,同時有證據顯示,楊光毅此前也曾經對其他女孩進行過猥褻。這足以證明其對法律的蔑視、對社會公平正義的蔑視。

  然而,現實中,這場曠日持久的事件,經歷了令人想象不到的波折。直到最高法予以關切。2020年5月10日,最高法決定重新調卷審查該案。2020年11月11日,最高人民法院通報稱,針對調卷審查的原審被告人楊光毅強姦一案,其間被害人母親提出申訴,經審查決定,指令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另行組成合議庭對該案進行再審。12月15日上午,“百香果女童被害案”在廣西壯族自治區靈山縣人民法院不公開開庭審理,未當庭宣判。

  如果沒有最高法的介入,“死緩”的結果是否就難以撼動?這讓人感到某種憂慮。

  當然,該案波折不斷,卻又未離開依法辦事的路徑。由此更引人深思。

  前次改判死緩,一大原因,是二審法院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認定楊光毅的自首行為對案件偵破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自首可酌情獲得輕判,的確符合法律精神,也有大量現實案例樣本。問題在於,罪大惡極、影響極壞的犯罪行為,即便有自首等行為,也不容輕饒。何況,這起案件,是對未成年人施加的惡性犯罪。一審“判死”,是公正的判決,豈可輕易改變結果。

  就此案來説,這也反映出,在不同層級法院的審理程序中,有依據法律標準不一情況的存在。由此,公眾有充分的理由,要求法庭的判決,保持判決標準、懲治力度的統一性,以彰顯法律的威嚴、刑罰的嚴肅。

  令人欣慰的是,12月27日消息,最高人民法院有關負責人在學習貫徹《未成年人保護法》和《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加強新時代少年審判工作座談會講話中表示,對各類侵害未成年人權益的違法犯罪要依法嚴懲。對性侵未成年人犯罪,一般不得適用緩刑,一般不得假釋。“對各類侵害未成年人的違法犯罪要堅決依法嚴懲”。

  這一明確表態,某種程度上“迴應”了此案出現的巨大爭議,表明了對此類犯罪懲治到位抵禦“彈性”的立場。也為各級法院統一判決標準、嚴防跑偏提供了科學指引。對於這一講話要旨,實有形成統一、剛性規定,或予以推出司法解釋的必要。

關鍵詞:百香果女童案,死刑,惡性犯罪自首責任編輯:裴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