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通香港集運頻道 > 縱論

如何避免9歲孤女成“老賴”的尷尬? | 長城評論

來源: 長城網  陳飛揚
2020-12-16 15:27:38
分享:

  長城網特約評論員 陳飛揚

  據報道,近日,鄭州市金水區人民法院執行人員對一名九歲兒童採取限制高消費的執行措施,引發廣大網友高度關注。

  2012年,陳蔓(化名)生父因賭博欠債,殺害她的生母和外婆,被判處死刑。其父將家中房產以55萬元轉讓給王某,之後歸案被判處死刑。但房子未能過户,王某後將房產繼承人陳蔓告上法庭。法院判決陳蔓需歸還55萬元賣房款,因9歲的陳蔓沒有還款,法院向其發佈限制消費令。12月15日晚,陳蔓外公王維治接到金水區法院電話和短信通知:解除限制高消費令。就此錯誤,法院向當事人和網友誠懇道歉。(12月16日《澎湃圓通香港集運》)

  當地法院的這一最新決定,無疑是正確的。誠然,債權人的權益,需要依法維護,但未成年人的合法權益,也不能隨意剝奪。

  一個方才9歲的孩子,因為一場突如其來的命案,雙親失去,本人並沒有任何能力償還這筆55萬元的債務。雖然説,賣了涉事房產之後,就能還錢,但她的法定監護人,也就是外公又拒不同意,讓糾紛陷入了“死衚衕”。如此,小陳蔓還債,基本就遙遙無期。在這種情況下,法院對未成年人採取限制高消費,其實是將一個無辜孩子置於火上炙烤。可能一個9歲的孩子甚至連“限高令”是何物都不知道。

  或許,在有的人看來,發出限制消費令,其後果也不過是不坐高鐵、不去旅遊罷了,對9歲的陳蔓實際影響並不大。問題是,當小陳蔓發現,自己和別的孩子不一樣,被排斥在一些很正常的活動之外時,未嘗不是一種內心傷害。

  更不能忽視的是,限制消費令等同於給當事人“不講誠信、違背道義”的司法評價,而這個孩子還在學校讀書,還在社區生活,老師批評尚且要注意方式方法,這樣一頂“帽子”,實在是不堪承受之重。

  從司法實踐看,將老賴列為失信被執行人,採取限制消費令等非常措施,的確是倒逼債務人還錢的“高招”,但對未成年人發出限制消費令,也不在法律允許範圍之列。

  根據《未成年人保護法》,司法機關有保護未成年人的特別義務。之前最高法出台的司法解釋,更是明確規定,不能將未成年人作為失信被執行人。立法之所以如此規定,是因為債的關係主要發生在成年人之間,“解鈴還須繫鈴人”,而限制高消費等“剛性”措施,並不利於未成年人的學習和生活。

  面對幾乎一邊倒的輿論風波,當地法院立即對案件進行了複查,體現出對輿情民聲的重視。法院大大方方承認,“對未成年人發出限制消費令不符合相關立法精神和善意文明執行理念,是錯誤的”,“依法解除了限制消費令”,“就此錯誤向當事人和網友誠懇道歉”,開誠佈公、不遮不掩,更展示出知錯即改的友善態度。作為司法審判機關,出現工作失誤後,恰當其時、恰如其分的善意表達,更能得到當事人和公眾的諒解。同時,也不妨倒查一下,這樣一個“限高令”是如何出爐的?

  這樣一起風波,也是一堂警示課。未成年人保護,不能停留在紙面上,更應進入司法實踐中,進入執法理念中,才能避免類似尷尬事件的重演。

關鍵詞:9歲孤女,老賴,消費責任編輯:裴妥